首页 新闻中心 热点专题 湘中人物 民生地带 视听娄底 吃喝玩乐 湘中社区
首页 民生地带 酸甜苦辣 正文

失踪的血汗钱,无形的吸血鬼

字号: 2014-07-22 16:26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一群农民工的无奈

我是一名农民工,识字不多,这篇文章是经我自己的诉说,由我的孩子代笔写的。

农民工,这个时代的印迹,社会中特殊的人群,我们永远挣扎在城市边缘的灰色地带,永远生活在繁华都市的最低层,干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拿最微薄的薪水。

但是每一座城的崛起和繁华都少不了我们,我们亲手用钢筋水泥堆砌起这座城市,每一块砖瓦上都留下过我们的汗水,我们搭建起了无数高罗大厦却从未有过一间自己的房子,我们只能生活在最阴暗的角落,甚至因为物价飞涨而无处容身只能在街边搭棚而居,可是为人父母,为了给子女更好的生活和教育,我们无怨无悔。每日起早贪黑不顾昼夜,只要能赚一点便尽力去做,虽然是出卖最廉价的劳动力,但我们依旧秉着农村人的淳朴踏实认真干活。

我们辛勤的劳动推动着城市的发展,青藏铁路,川藏公路,三峡工程……这一切的雄伟背后除了国家的资金和设计者之外,又有谁会记得还有我们农民工的劳作,我们用青春,血汗堆积起了这些伟大工程以后,又有谁来了解过我们背后的心酸,谁又知道我们满是尘土泥渍的脸上又有多少泪痕,满是沧桑的心里又有多少苦涩?每一次辛苦之后,那微薄的劳务费被黑心老板拖欠时我们又有多少无奈?一次两次,一年两年,当那些大老板开着奔驰住着洋房却告诉我们没钱的时候,我们该寻求谁的帮助?劳务局?公安局?法院?还是那本冷冰冰的、遥远的《劳务法》?

为了要自己应该得到的钱,我们不得不低声下气,像一个乞讨者般对那些趾高气扬的大老板卑躬屈膝。谁没有血性?谁不要尊严?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决不能动手打人,哪怕只是稍微激烈一点都会有公安,保安冒出来,说我们是犯法,到时候一切的矛头便都会指向我们这一群文化素质不高的打工仔,法律会惩处我们。可是当我们有苦无处诉,有理无处评的时候法律又在哪里?在我们被压榨,拿不到自己的血汗钱的时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又在哪里?

我们是湖南省娄底市涟钢建安公窑炉队在十多年前经过培训招聘录用并签订了《劳动合同》的务工人员。当时一同被招聘的有几百人,当初招聘我们时,说好会给我们缴纳五险一金,会给我们养老保障。一开始我们这是涟钢振兴农务公司的劳务人员,后来因为建安公司的当官的人对我们这几百人的劳务费起了贪念,便让自己的几个亲戚随便租了几间房子,建立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劳务公司,在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甚至根本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将我们转至他们私人名下的劳务公司。自从转至他们名下后,我们再没有进行过一次体检,没有任何安全培训,甚至连最基本的施工时的保障用品都是时有时无,就算有也是质量最差的。原本签合同时说好的最低生活保障,养老金都成了空谈。甚至当公司要赶着完成工程时,我们必须得没日没夜的干活,其间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我自己最长就有48个小时没有休息,一直连续不断的干活,修筑高炉,在几十米的高空上疲劳工作,没有任何安全措施,我们的拿命在替他们挣钱,拿自己的血肉来换取那微薄的薪酬。而那名不正言不顺的所谓的劳务公司却只需要在从建安公司领到工款后,将工资打到我们卡里边,就能从我们的血汗钱中抽取几万甚至几十万。

一直以来,我们这些弱势群体,认认真真任劳任怨的干活,忍受着高温酷暑建筑窑炉,每日都与水泥耐火砖打着交道,手掌磨破,受伤流血那是常有的事情,烧铸钢铁的高炉即使暂时停业维修,里边的温度也高大五六十度,那便是我们的工作场所,几个人挤在里边砌炉,搬砖,汗水能在地上流成一条小溪,身上的皮肤也被汗水,化学石棉腐蚀得没有一块完好的。每次回到家,身上的衣服都像是在泥水里打了个滚,被水泥沙土糊住,每次妻子洗衣服都得将我的衣服分开来洗,能洗下半盘子沙来。我们在火炉里累死累活,那些个当官的便在装着空调的办公室里边喝茶聊天,他们拿着高出我们数倍甚至几十倍的薪水,这些我们都认了,可是为何我们应得的那份薪水还要被你们无耻的挥霍,还要我们摇尾乞怜的来向你们要?为什么?社会的不公平凌辱的是我们这些农民工的尊严,凌迟的是我们农民工的心血。

自从被转到那个私人的劳务公司后,我们就连家人最基本的温饱也无法保障,其实我们早就想辞工回击务农,可是那些个大人物,大老板趾高气扬的说我们辞工合同便作废,我们十几年的辛苦十几年的心酸便没有一分钱的失业保险没有任何理赔,为此,我们只好忍气吞声继续当牛做马的劳动,换取廉价道极致的薪水。可是今天!我们这些人,这些被他们吸干了血的农民工被他们毫无原因的开除了,并且贴出了通知,我们便正式成了彻底失业的人。十几年的青春,十几年最有干劲最能创造财富的时光耗在了这里,原本指望着老来能有点微薄的养老金,哪怕只是图个温饱,可是现在,轻飘飘的一句话,薄薄的一张纸便将我们所有的一切彻底否决,将我们打入了地狱,生活的心酸,现实的残酷无处诉说。

可是,农村人淳朴木讷的秉性还有这十几年来现实的艰辛,让我们学会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我们只想要他们按照合同付给我们应得的钱,赔给我们一点儿回家的路费,也算是给自己和家人对这十几年的辛劳的交代,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去找建安公司的人也不负责任,找那该死的私人劳务公司却是推三阻四,今日拖明日,明日喊后日,而且态度恶劣蛮横。我们知道,那个私人的劳务公司已经在建安公司领到了钱,因为这个劳务公司跟建安公司的上层是亲戚关系又密不可分,而且我们知道,有的人已经领到了钱,他们不是在建安公司有关系就是本地人,而我们,我们这些最弱势的群体却只能像无头苍蝇般东奔西走却处处碰壁。虽然现在有《劳务法》,有劳务局,有这么多司法部门,可是又有谁能给我们主持公道?

我们只想要自己该得的钱,只想拿了钱回老老老实实的务农,可是十几年的辛劳,最后这点儿赔偿金都不给我们,我们又怎么回家?怎么去置办老家务农要的东西?我们一个个都是要养家糊口的男人,上有老下有小,我们拿什么来保证他们的温饱,又拿什么来给我们的孩子交学费?

今天我将这些心酸公诸与这里,就是想得到一些来自网络的帮助,帮我们要一个公道,要一个说法。

2014-07-05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